快捷搜索:

尤其是在这三个家伙面前好东西更加不能露出来

 
    如此神物……怎么就平白地给了冬天冷呢?!
 
    哪怕是插进了粪坑……我们心里也不会这么难受……
 
    三大公子幽怨的眼神,看得云扬一阵阵的不自在。
 
    “好了好了,现在开始训练玄兽,你们一个个的整天闲着,我还有大把事情要做呢!”
 
    云扬说道。
 
    冬天冷那边兀自不知收敛地抽出了灵蛟宝剑,在手中随意挥舞,玄气灌注宝剑之瞬,却见那口剑“锵”的一声弹得笔直,寒光闪烁。
 
    冬天冷见猎心喜,又将玄气一收,那口剑旋即又软下来,当真就如同一条蛇一般。
 
    “不动用玄气的时候,岂不是还可以当做鞭子来用,好宝贝啊!”冬天冷故作惊诧。
 
    “貌似还可以当刀用!”
 
    “还能当棍子用……”
 
    “我靠居然还能……”
 
    “居然还……”
 
    冬天冷舞得剑花零落、缤纷错乱。
 
    三大公子看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,直接来一个杀人越货!
 
    “公子,财不可露白,免得有心人忌惮。”一位冬氏家族的高手出声提醒道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……对对对,可不得提防小人么!”冬天冷从善如流,立即刷的一下子将腰间原本的腰带抽了出来,信手扔在了一边,弃若敝履。
 
    跟着,随着咔的一声,早已经将那灵蛟宝剑缠绕在腰上。
 
    那宝剑剑柄的位置,正好当做了腰带扣,一个蛟龙脑袋虎虎生威。
 
    冬天冷腆着肚子,背负双手,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遍,顾盼自雄,沾沾自喜的道:“我有没有一代剑魔的风采?剑魔再世有没有?”
 
    众人眉眼抽搐。
 
    一代剑魔的风采,这个真没有。
 
    但若是说到一代贱魔的风采,你是真的有!
 
    “好一个财不可露白,端的真知灼见!”
 
    冬天冷将腰带扎在外面,连长衫也扎住了,用手拍着剑柄的腰带头,笑吟吟的说道:“尤其是在这三个家伙面前,好东西更加不能露出来炫耀,谁知道谁就是小人有心人,被觊觎了可怎么办?!”
 
    他爱不释手的摸着就露在外面的灵蛟宝剑,笑的眼睛都没了:“他们肯定不会仅止于觊觎,他们只是真的动手抢的,防患于未然是正经,哈哈哈……”
 
    众人都是一头黑线。
 
    你都这么显摆了,还不算是拿出来炫耀?
 
    就光看你这做派,抢了你才是理所应当!
 
    “老子信了你的邪!你丫的这他么这还不是在炫耀!”秋云山悲愤地说道:“难道你要脱光了衣服将这把剑缠在小叽叽上才算炫耀么?”
 
    冬天冷充耳不闻,喜悦爆棚的在春晚风三人面前走来走去,灵蛟宝剑的剑柄在太阳光照射下熠熠发光,耀花了三人的眼睛。
 
    “真好!”
 
    “真舒服!”
 
    “太喜欢了。”
 
    “哇哈哈……真是太合我心意了……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