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心中那种不平衡的心理翻江倒海令到三人对长辈

 
    “老大您刚才说到,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叽叽,端的好名字,入情入境,情景交融……”夏冰川踊跃回答,话语间恭维之意尽显,脸上还带着一副猥琐至极的表情。
 
    “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瞪他一眼,道:“嗯,但这么一来,冬天冷你也就没玄兽幼兽可栽培了,你家没给你送新的幼崽……对吧;可是收了你的礼物,我总不能让你吃亏啊,这样……”
 
    话音未落,却见云扬手一抖,手上蓦然多出来一口剑。
 
    这是一口好似腰带模样的剑,软绵绵的,就像是一条蛇,信手一抖,便即在空中晃来晃去。
 
    “这口剑你拿去吧。”
 
    云扬道:“当做你的补偿也好,又或者是当做你送我那小家伙的回礼也罢。总之这把剑是你的了,这口灵蛟宝剑乃是我无意中得到的,平常不用的时候,当做腰带也是不错的选择……”
 
    不用云扬介绍,除冬天冷之外的三大公子一听这个名字,就齐齐直了眼睛!
 
    至于原本在一边仰头看天,一脸不忍心听这几个人谈话的四大家族的高手,也都霍然转头,一个个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冬天冷手里的剑。
 
    至于冬天冷本人,此际已经被震惊得呆住了,手里拿着灵蛟宝剑,只感觉头脑中一片空白!
 
    “灵蛟宝剑?!”春晚风大吼一声,羡慕嫉妒恨的几乎要发狂:“老大……这便是传闻中的灵蛟宝剑么,你就这么……送给了他?送给冬天冷了?!”
 
    又何止春晚风失态,还有夏冰川和秋晚风全都是一脸的崩溃,一脸的不可思议,无法想象。
 
    “为什么不是我?!”
 
    “为什么不送给我?!”
 
    “就凭他冬天冷……他何德何能能够拥有灵蛟宝剑?!”
 
    “老大……你这么做本身就是暴殄天物啊,侮辱了这口不世神兵啊……”
 
    三大公子痛心疾首!
 
    “灵蛟宝剑,相传乃是三千五百年前,一代剑魔令狐不冲的随身兵器,此剑的主材乃是天外奇金绕指陨银,除了剑本身锋锐无匹,削铁如泥之外,更有绕指而柔,柔韧无匹的特效,用的时候迎风一抖便可无坚不摧,不用的时候可以掖在腰里,当做腰带……端的携带方便,神出鬼没,实在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的绝世利器!”
 
    冬氏家族一位九重山高手看着冬天冷手里的剑,摇头晃脑,一脸的欣喜,道:“这把剑,早已成就天玄名剑传说……更列名天玄大陆万年以来无数剑者公认的十大逸品名剑之一!而距离此剑前次现世,迄今至少已有三千年岁月,自从令狐不冲退隐江湖,销声匿迹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把剑的任何消息,没有想到,在这个时候出现,更是归属了我家公子……好剑啊好剑!此剑搭配我家公子,端的是天作之合,云公子真真有识人之明、成人之美,高风亮节,一致如斯!”
 
    春晚风等三人愈发的悲愤,痛斥道:“放屁!放屁!冬天冷只能配好贱!哪里能配得上这等好剑!”
 
    此番变生肘腋,刺激又来得实在太过波涛汹涌,情急之下,心中那种不平衡的心理翻江倒海,令到三人对长辈起码的尊敬,也全都抛在脑后。
 
    “你们三人的行径才是小肚鸡肠,鬼祟小人!完完全全就是毫不掩饰的羡慕嫉妒恨!可是天道常佑善人,反正这剑是我的了,怎么滴吧?!”
 
    冬天冷刷的一下子将剑收在手里,紧紧攥住,这才笑得一朵菊花一样:“多谢老大赐剑!”
 
    云扬波澜不惊的说道:“嗯,只要你不要辜负了这把剑就是对我的最大感谢。”
 
    这把剑自有来处,却是当时在何汉青的遗物之中发现的。
 
    这口剑对绝大多数人而言,都是不世神兵,然而对于已经有了天意之刀的云扬来说,这把剑比鸡肋也强不到那里去,毕竟与天意之刀相比,真心的没的比较,还真不会如何放在心上?
 
    再说他有绿绿这样的强辅,这样的剑可谓是想要多少就能有多少,即便比这什么灵蛟宝剑品质要好得多的兵器,那也是随手可得、随行早就,自然是一点也不珍惜,更加不在乎这把剑的什么赫赫威名。随手就送了出去,根本没当回事。
 
    尤其还能用这口剑了结冬天冷与小家伙之间的孽缘,怎么算也是物超所值的!
 
    但这个货真价实,物有所值的交易,令到其他三大公子看着云扬的眼睛都绿了。
 
    老大啊……
 
    那分明就是明珠暗投了啊!
 
    三人只感觉眼前一阵黑暗,生无可恋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