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你就是还没经历过一个初哥自然没那体会

 对于四大纨绔来说,就算是之前心心念念的玄兽幼崽升级之事,也是远远不如这件事情来得重要啊!
 
    秋云山深呼吸,深呼吸,深呼吸……
 
    他努力抑制自己此际澎湃的心情,竭力地想要做到沉稳,平静、大气、有内涵。
 
    然后,他拿着龙虎膏看了看,接着就一口吞了,连口水都没喝。
 
    吞得端的大气磅礴,一气呵成,可是进嘴之后、貌似遇到阻滞了,龙虎膏毕竟是膏状物事,有一定份量,顺流而下竟是难以成行。
 
    秋大公子伸着脖子,努力的往下咽,一张俊脸憋得通红。
 
    “赶紧喝口水,顺顺就好了。”秋家的一位高手赶紧送过来一碗水。
 
    “步步……”秋云山使劲摆手,艰难的说道:“憋……憋……憋冲淡了药性。”
 
    “……”众人登时齐齐一阵瞠目结舌。
 
    秋云山为了这传说中的药效,也真是拼了,不知道噎嗓子也能噎死人的么……
 
    其余三家之人纷纷感叹,幸亏我家公子不像秋云山这样丢人,这人丢得,丢到姥姥家了……
 
    正在这样想的众人转头一看,顿时全都无语了。
 
    却见春晚风,冬天冷,夏冰川等三人,一个个的也都伸着脖子,憋得白眼乱翻,努力的吞咽着什么……
 
    那形象直接就是比照秋云山而为,如法炮制,甚至比秋云山还要不堪,毕竟人家秋云山人样子底版乃是四人之冠,对比之下,竟是胜出!
 
    颜值这玩意,真真是随时随地都可彰显其优越,连此刻竟也不例外?!
 
    几家护卫赶紧过去,努力的在替三大公子拍着背,顺着气,毕竟看那架势,万里有个一,真个会憋死也说不定……
 
    云扬这会却已经不止于浑身鸡皮疙瘩了,而是鸡皮疙瘩落了一地。
 
    “我说……这事儿……真的就这么重要么?再怎么说你们四个人也是有身份有地位有立场的一家嫡系好吗?至于为了这么一点点下半身的福利,就这么节操掉了一地……这样子真的好么?”
 
    云扬对于当前一切感觉很不理解。
 
    而冬天冷四个人一边噎得直翻白眼,一边看着云扬嘿嘿嘿的笑。
 
    这种笑,居然充满了一种居高临下的鄙视味道。
 
    就像是……一个见多识广的城里人,看着一个从无比乡下的乡下来的土得掉渣的土老帽。
 
    没见识……
 
    没常识……
 
    不懂事……
 
    太鄙视了!
 
    四人更同时生出了一种压倒性的优越感,毕竟自打见到云扬之初,四人就全方位地处于小弟地位,现在竟能占到云扬上风,而且还是四人一起,岂能不欢欣鼓舞,意气风发,没嚣张跋扈就已经是克制再克制了!
 
    冬天冷终于顺了一口气,眉花眼笑地说道:“有些事老大你没经历过是不知道滴……嗯…对,你就是还没经历过,一个初哥自然没那体会……呵呵呵……其实吧,我告诉你……”
 
    他皱着眉头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,才想出来一个相对比较合适的比喻:“女人有多么重视容貌,男人就有多么重视这个……这么说,你懂了吧?”
 
    云扬一脸懵逼:“不懂。”
 
    “呵呵呵……”冬天冷四人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:“老大,你还小,但是你以后总是会懂滴……呵呵呵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 
    他么的,你们几个家伙这是想要找揍吗?竟然敢用这种居高临下、俯瞰老子的口气和老子说话?
 
    信不信老子分分钟将你们的玄兽变成食材?
 
    这会云扬的眼神分外不善。
 
    他也不是全然不知道四人话里话外的深意,就算没见过猪跑,也没见杀猪,毕竟话本上面多多少少还是有提到的,而真正让云扬不岔的是……他真的是初哥一枚,他真没四人那些属于男人的经历,竟然无能反驳!
 
    至少在这方面,他真的不如四大纨绔!
 
    传闻中的玉唐纨绔之首,端的名不副实,其名难负,盛名之下,只得虚士!
 
    这个才是云扬不能容忍,不能释怀的事情!
 
    初哥是罪过吗?没经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,等彼时……
 
    不过我也还偷偷保留了一份……看看以后能不能用得着……但这事儿关乎颜面,却不能说…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