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这也幸亏是四个人这么多年也有感情了

 
    春晚风和夏冰川也是不知道啥时候齐齐冒了出来,四人的四双眼珠子尽都闪烁着绿幽幽的光芒,注视着云扬手上的龙虎膏。
 
    “这万一乃是在米空群的遗物中发现的……嗯,我在宫里有关系,左右是死人生意,惠而不费……”云扬简单的解释了一下。
 
    但此刻,冬天冷等人那里还听得进去解释?
 
    谁还去管这东西怎么来的?只要是货真价实的东西在眼前,能拿到手,其他的云云,重要么?
 
    早已经是齐齐抓耳挠腮,一脸猴急!
 
    这可是传说中,能够让男人金枪不倒的梦幻逸品!
 
    梦寐以求的男人极品啊,哈哈哈哈……
 
    “我的!”秋云山大叫一声,冲上来,然后身子就飞了出去。
 
    却是他在冲上来的同一时间里,冬天冷,春晚风,夏冰川同时神不知鬼不觉的踹出来一脚。
 
    这一刻,三大纨绔绝对发挥出了本身武学的最高境界!
 
    这一脚,端的来无影去无踪、神妙无方!
 
    秋云山刚刚说完宣言,就被三只大脚同时踢在了身上,好似元宝一样摔出去。
 
    屁股落地之瞬,摔得喉咙里嘎的一声。
 
    “老大,我的。”春晚风。
 
    “老大,我。”夏冰川。
 
    “老大,给我一个,别给秋云山。他不行的,吃了也浪费……”冬天冷。
 
    “老大啊……”秋云山以光的速度冲了回来:“可千万别听冬天冷的,冬天冷除了破坏团结这混蛋真的啥也不会,他就没一句话能听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好笑的摇摇头:“你们抢什么?这里一共有四份,一人一份不是正好么?”
 
    四人一起抬起头,错愕的看着云扬:“这……老大你难道不要?”
 
    云扬哭笑不得,原来这四个家伙竞争的目的在这里。
 
    四份龙虎膏,五个人分,肯定要有一个人没有。
 
    在他们四人向来,云扬那一份,乃是固定的。因为云扬若是不拿出来,谁也没有。
 
    但是其他四个人,则必然要有一个人落空的。
 
    四个人心里都在打小算盘:既然必须要有一个人得不到,那么,这个人绝对不能是我!
 
    这也幸亏是四个人这么多年也有感情了,而且,又是在云扬家里,否则,以这帮家伙的脾气,没准能够搞出什么事情来……
 
    “我就算了。”云扬笑了笑:“我现在暂时还没有这个需求。倒是你们几个人亏空得厉害,全都先紧着你们吧!”
 
    “多谢老大!”
 
    “多谢老大再造之恩!”
 
    四个人异口同声,一个个都是眉花眼笑,志得意满,意气风发。
 
    对于云扬说的,你们几个人亏空厉害这等话,几个人还真就没往心里去。
 
    亏空厉害咋了?
 
    须知有诗云:青春年少不亏空,时过境迁能找谁?美人如花就几年,等到白发空流泪!
 
    再说了,被骂几句被损几句又算得了什么?
 
    只要这东西到手,哥们儿以后就牛逼了!
 
    那可是传说中的金枪不倒啊!
 
    “男人”的最高境界!
 
    这个……流传于风月界的新一页传奇,看来就要靠哥们儿几个来谱写了!
 
    捧着梦寐以求的龙虎膏,一朝梦圆的兄弟四人笑得眼睛都看不到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